相恋4年我和男友分手,失魂落魄进公司竟被帅气

相恋4年我和男友分手,失魂落魄进公司竟被帅气

时间:2020-03-30 21:5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陆阳睁开眼的时候,程璇已经离开了。他看了看墙上的钟,正好六点。绕着整个房间转了一圈,储物间里的两个箱子没了,衣橱里只剩下自己的衣物,梳妆台上也变得空荡荡,唯有卫生间里的女士牙刷还在。以前他们吵架也会有这样的时候,程璇会收拾东西离家出走,过几天就会回来。

陆阳照常打开手机的新闻播报器,边洗漱边听新闻。出门的时候在鞋柜那儿看到程璇走的时候留下了自己的钥匙。以往两个人都是同时出门,晚上一起回家,总是用程璇的那把钥匙开门,自己的那把经常忘了拿,每次一开完门,程璇就会把钥匙放进包里以免出门忘了拿钥匙。

陆阳拿起程璇那把钥匙看了一下,上面挂着一个人脸的饰物,是去年她们公司组织去凤凰旅游时带回来的,程璇说刻得特别像他。陆阳以前从没仔细看过那个挂件,现在一看,眉眼确实有点像自己。

陆阳习惯了早起上班,早上的路比较冷清,不会堵车。他可以有大把的时间来思考安排一天的工作,更多时候是跟坐在副驾驶上的程璇聊天。程璇会在路上讲一些自己公司的事,讲到好玩的点就笑个不停。今天的路上陆阳觉得格外慢,好像走了两个平时的时间。

他们两个人的公司在同一栋楼,都是做市场营销的,隔了几层楼而已。程璇会先下车去一楼的西式餐厅买一杯豆浆一杯咖啡,陆阳喜欢早上用咖啡提神,程璇胃不好喝咖啡比较少。陆阳停好车就会去电梯口等程璇,拿着咖啡跟同事打招呼,他会给程璇一个眼神后跟同事一起在六楼下电梯。

陆阳停好车后直接去了电梯口,等了五分钟程璇还没端着咖啡来,陆阳往咖啡厅的方向张望一下想起来昨晚程璇说了分手。

电梯到六楼的时候,陆阳习惯性往里面看,已经没有了程璇的身影。

“怎么看上去脸色不大好?”陆阳的同事也是大学同学林放迎了过来。

“睡得不大好。小许,麻烦帮我买杯美式。”陆阳对着秘书吩咐一句就进了办公室。

“怎么还没睡好呢?程璇没跟你一块来啊?”林放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我们分手了,她搬出去了。”陆阳轻描淡写地说。

“什么?我没听错吧?”林放差点从椅子上倒下去。

“我们分手就这么惊讶?”陆阳顺手打开了电脑。

“不是,你俩要是分手,这世界上还有真爱吗?你俩可是咱们学校的模范情侣啊。”林放的声音几乎是喊出来的。

“你小点声。我们前几天为了一点事吵架闹矛盾了,冷战了几天,昨晚程璇说了分手,搬了出去。”陆阳看了一眼今天的日历,上面显示星期三,宜嫁娶,忌出门。

“有什么事不能好好沟通解决还整得分手这么大?你们都在一起快四年了还想不明白。”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一直没有低头认错,她就提了分手。”

“那她搬出去你也不拦着?”

“她要是真要走,谁也拦不住。她要不是真心要走,就还会回来的。”陆阳的语气就像在谈论一个客户的事。

程璇到住的地方的时候正好凌晨一点钟,实在没力气收拾就睡下了。闹钟响了睁开眼一惊以为自己睡过头了,拿过手机一看是六点,这时候陆阳该起床听新闻了,不知道他起了没有。她想到这里不禁难过起来,握着手机努力抑制自己想打电话的冲动。

其实分手的整个过程是很没有常理的。那天陆阳没有陪她在家吃饭,她就有点生气,随口说了陆阳几句,陆阳就不高兴了,跟她冷战几天也没有要哄她的样子,甚至于她搬出家都没挽留。

程璇的心里很难说是什么滋味,压抑的心情一直堵在心口,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分手,是一时冲动还是真的想分手,她竟然都没期盼陆阳能挽留。

程璇比平时晚起来半小时,这个地方距离公司比较近,不用想着错过高峰期。到公司楼下就往餐厅走,走到门口怔住了,懊恼自己今天不需要买咖啡了。她暗暗地告诉自己,今天的程璇不是昨天的程璇了。

“璇姐早。”同部门的小敏远远地在电梯那儿打招呼。

程璇笑着点点头回应一个“早!”。

“璇姐今天没去买咖啡?”

“今天不用买咖啡。”程璇冲她笑笑,心里五味杂陈,幸好小敏也没有再多问什么。

电梯显示到了六楼,有一小波人下去了,程璇抬起头没有看到陆阳的身影,用力地攥起了拳头。

一上午就在各种会议中过去了。程璇回到自己办公室正好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以往她都会先给陆阳发个信息,问他要不要一起吃饭想吃什么。陆阳最常吃的是楼下餐厅里的梅菜扣肉饭,他不喜欢去餐厅吃,觉得人又多又嘈杂,程璇就会把饭买好送去他公司。

她拿起手机打开陆阳的微信,聊天时间显示在他们吵架的前一晚,原来他们已经一周没有说话了。程璇压制住想哭的冲动,最终也没有给陆阳发信息。他们的关系已经不一样了,她在心里一遍遍地提示自己。她已经没有必要没有资格去管陆阳的事。

人都是这样,拥有的时候渴望另一种状态,等到真的失去了,又总是怀念在一起时候的细节。

程璇突然就没胃口了,坐在椅子上闭上眼养神。

“还不吃饭啊?”林放进来的时候陆阳正在看一份方案。

“到吃饭时间了?”陆阳头都没抬。

“都过了吃饭时间了。怎么?真失恋了?吃不下去?”林放笑着调侃。

陆阳没有理他,看了看手表,确实到了该吃饭的时间了。他拿起旁边的手机,程璇并没有发来信息。

“你说你跟一个女人较什么劲?”林放不解地嘟囔。

“过不了几天她就回来了,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陆阳都感觉失恋的不是自己,倒像是林放。

程璇想起了很多事。严格意义上说,她跟陆阳是自然在一起的。自然的内涵就是,谁也没有明显的追谁,只不过认识时间长了互相没有讨厌就自然地成了一对。

那是冬天,程璇在南方长大,没见过雪,那时候山东也不常下雪了。有一天下午天空突然飘起了大雪,程璇兴奋得不得了,跟宿舍的姐妹一起去打雪仗。在路上你来我往地奔跑投掷,一转身就看到了陆阳。

陆阳抱着书从图书馆回宿舍,雪花飘落在他的头发上,肩膀上,他就那样在大雪飞扬中迎面走来。那个画面,程璇一辈子都忘不了。跟陆阳见了那么多次,从来没有像那次一样悸动。

那次以后程璇就开始对班上这个书呆子上心了,上课经常坐在一起,下课一起吃饭,大家也都开他们的玩笑。程璇过生日的时候陆阳送了她一副手套,那天他们也牵了手。

大学生活很快就结束了。毕业后他们一起留在了山东,陆阳成绩很好也有才华,实习期就做出了几个成功的推广案例,毕业后也就顺理成章地留在了实习单位,现在已经是公司的核心人物之一。程璇没那么幸运,找工作花了不少心血,工作受了很多挫折,好在她一直努力奋进,受的委屈都变成了现在的荣誉。

“想什么呢,程总监?”邱聪没敲门就走了进来。

程璇不知道是懊恼自己的思绪被打乱还是邱聪的不礼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你看你看,就这么不待见我。”邱聪一脸委屈的表情。

“邱总监有何贵干?”程璇不耐烦地问。

“看你一直没下去吃饭来关心关心,没想到惹你这么烦。”邱聪撇着嘴。

“多谢邱总监关心,我没胃口。”程璇的语气并没有好多少。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吃饭哪来的力气给公司做贡献?我给你定了寿司,不用谢了。”邱聪边说边往外走,走到门口给程璇抛了一个媚眼。

“我不会谢你的。”程璇被他的表情逗笑了,又看了一眼手机,还是没有任何陆阳的消息。

从进这家公司开始,邱聪就跟程璇不对付。据说当时公司花大价钱挖程璇来的时候,邱聪跟部门的人打赌这个女总监不会待过夏天,结果程璇一干就是两年还从项目组长变成了部门总监。

一家公司内部职能相同的部门有竞争很正常,邱聪不一样,他除了跟部门竞争,还跟程璇争。平时开会挑剔方案反驳观点特别正常,公司里还一度传言他俩有仇。

但是邱聪也不是一般的惹人烦,有事没事地总在程璇面前晃悠,程璇怼过他很多次,丝毫不见他有任何改进,再加上他本质上也不坏,也就不再计较,专注做自己的项目。

程璇好几次看手机,依旧没有陆阳的信息。

好不容易可以下个早班,程璇想着回去能早点休息补补觉,这一天一夜像过了半个世纪那么长。小敏笑嘻嘻地来告诉她,最近这几个案子都很成功,老总今晚安排聚餐,特别嘱咐一定要叫上她,还没等程璇反应过来她就跑了出去。

程璇眉头使劲皱着,她一向不喜欢这样的场合,陆阳每次出去吃饭她也从不要求跟着,不是她不喜欢热闹,是她对这样的场合不感兴趣。上班时间在一起为了一个客户争来斗去,晚上还指望一顿酒能冰释前嫌把酒言欢?

现代职场的人都是戴着面具,白天戴上晚上卸下来,看来今晚这面具是卸不下来了。罢了,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易。谁不是为生活妥协?程璇在心里安慰自己,出了办公室想找个车搭。邱聪就像是瞅着程璇出来一样,一出办公室他就迎了上来。

“程总监,您怎么去酒店?正巧我车有座,我不介意让你搭个便车。”邱聪晃着车钥匙冲程璇说,他的声音有点大,引得办公区很多人朝他俩看。

程璇不好在这时候拒绝,让大家看到还以为她多计较,只好应着“那就先谢谢邱总了”,脸上的笑特别不自然。

邱聪冲她一眨眼,脸上笑得很得意。他就料定她不会在这时候回绝,说那么大声就是为了让大家听到,虽然私下里程璇不待见他,至少在大家面前程璇是不好驳他面子的。

程璇出办公室的时候办公区已经空无一人,邱聪依靠在桌边玩手游。程璇就像没看见一样径直往门口走,邱聪赶紧跟在后面,“哎,你就不能走慢点。”程璇没理他自顾自走进电梯,邱聪跟着进电梯倒也不恼火,按下了负二楼。

程璇认识邱聪的车,一辆蓝色的新款帕萨特,常年停在最靠近电梯口的位置。据说是邱聪不想多走路还嫌早上抢车位麻烦直接买了那个车位,这些都是办公室小姑娘们讲八卦她听到的。程璇刚听说的时候还会愤愤地咒骂自私的人都只爱自己,这一刻她是没心情去想那些的,心里有一堵墙堵得她难受又说不出。

“往哪看呢?这儿呢!”邱聪站在一辆白色的沃尔沃前冲程璇喊。

程璇疑惑地看着他没有动。

“刚换的。快上车,再不走就迟到了。”邱聪说着就上了那辆沃尔沃。

程璇脸上有点不自然地上了车。

她上了车就靠在座椅上,闭上了眼,她可不想跟邱聪说话,也没心情。突然感觉眼前一片阴影,有什么东西靠在了自己身上,程璇猛地睁开眼睛,邱聪正侧着身靠在她身前,两个人的脸相距不到五厘米,看上去十分亲密。

眼跟眼对在一起,程璇竟然说不出话,“大小姐,你得记上安全带。瞧你吓得,我还能吃了你啊!”邱聪看程璇眼里的惊慌,笑得很邪恶。程璇别过脸去不看他,对于自己被取笑心里说不出的懊恼,恨不能骂他一顿。

邱聪似乎心情很好,还吹起了口哨,程璇的心里更堵了。

上了正路,邱聪转头看了程璇一眼,程璇头靠在椅背上脸朝着车窗,没有想搭理自己的意思。他悻悻地打开了车载蓝牙,《白月光》的音乐响起。

每个人都有一段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程璇很想哭,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哭,至少现在不能当着邱聪的面流泪,她攥起了手,闭上眼喉咙咽了一下。邱聪好像感觉到了程璇的异样,切换了一首最近大热的《像我这样的人》。

“哎,你没事吧。”下车前邱聪看着程璇有点迟疑地说。

“没事。谢谢邱总监。”程璇没有看他,直接开门下了车。

邱聪好像还想说什么,张张嘴什么也没说。

他们到的时候菜都上得差不多了,有爱闹的同事就吵着让迟到的人罚酒。程璇本是不想喝酒的,她酒量不好一喝就容易喝醉,喝醉了还喜欢哭,这都是她喝多了后陆阳告诉她的,所以她一直在喝酒这方面很克制,几乎不在公众场合喝酒。

开始是一个人提议,接着大家都跟着起哄,老板也笑眯眯地看着他俩。她知道今天躲不过,努力挤出一个笑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接着就有人给她倒满了,程璇在心里骂了声,刚才喝得有点急差点吐出来,这杯该怎么咽下去?

紧接着就听到一阵哄笑,邱聪正表演一瓶吹,大家都兴奋地看着他,几个小姑娘甚至眼睛瞪得很大鼓起了掌,程璇赶紧趁这刻没人注意自己坐了下来。

那天的聚会吃到了很晚,大家在你敬我我敬你的来往中都喝了不少,就连老板也不顾自己的脂肪肝喝了好几瓶。程璇觉得天旋地转,撑着头使劲晃了晃。最后也不知道是谁把她从座位上拉起来,她也记不起自己怎么回的家,闹钟叫醒她的时候头疼得很厉害,程璇用力地晃晃头爬起来洗漱准备上班。

大家应该都喝了不少,光他们部门迟到的就有好几个,老板早上甚至都没参加例会。也不知道是残留酒精的作用还是工作太多的缘故,程璇到中午还是觉得晕头转向。桌子上有一杯蜂蜜水,杯子下压着一张纸条:趁热喝了。

程璇端起来喝了一下口,有点烫,心里纳闷谁会这么体贴。说蜂蜜水解酒一点都不假,她喝了蜂蜜水接着在沙发上睡了一小会儿,感觉清醒多了。下午几个部门开碰头会,平时三个小时的会议这次不到两个小时就结束了,她部门的方案也比以往更顺利地过了。可程璇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昨晚邱总监唱的歌太好听了。”刚出会议室的门就听到几个小姑娘小声地讨论。程璇想起来哪里不对来了,邱聪没参加会议。平时邱聪在光挑毛病就得好久,而且一上午也没见到他,放在平时邱聪可从没错过奚落她的时刻。

她好奇邱聪今天的缺席又不好意思直接问,就装作不经意地找了一个理由询问小敏一个方案的实施,小敏为难地说邱聪一早的飞机去上海出差没来得及签字。不知道为什么,得知邱聪去出差程璇的心里轻松了不少,自己这是怎么了,关心别人的事做什么,还是那么讨厌的人。她对自己不满地皱了皱眉头。

程璇从搬出陆阳家已经过去了两天,没有收到陆阳的信息。

整个上午陆阳的脸都是阴着的,吓得身边的人说话走路都很小心。陆阳手上的烟一根接一根,小半盒进去了。他心里既生气又害怕。昨晚在停车场,他看到了程璇,确切地说是看到了程璇和她身边的邱聪。

看到他们在车里亲密的样子,陆阳就在他们对面看着,有一万个声音让他想冲上去,但是还有一个声音对他说,你们分手了。他看着他们的车开出停车场,看着程璇坐在女主人专属的副驾驶,他机械性地开车跟在后面,看着他们进酒店,还看着邱聪几乎是抱着程璇出酒店。

陆阳知道邱聪,其实在整个营销界没几个人不知道邱聪。年少成名,海外留学,经手的项目几乎个个都是成功案例的典范,业界谈起邱聪总是用奇才来称赞。上天真的是不公平,后天这样成功的一个人,家庭背景却也很让人羡慕。

陆阳一夜没睡,脑海中都是他俩在车里亲密的样子,都是程璇喝多了依偎在邱聪怀里的情景。程璇酒量很差,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喝酒就总出状况,陆阳很担心她自己出去,程璇向他保证他不在场她就不会喝酒。

这方面他一直很相信程璇,像她这样没有安全感自我保护欲又强的人是不会在不信任的人面前喝多的。昨晚她竟然喝成那样。

陆阳的心绪没法平静下来,他应该是想去找程璇的,但是他又说服不了自己,他害怕了。如果说程璇说分手的那一刻他只是觉得她在耍脾气,程璇搬走的时候他认定她不出两天就会回来,当她身边出现邱聪的时候,他害怕了。

不知道是对自己的不自信还是对他们感情的不自信,陆阳不敢去找程璇,他怕被拒绝。陆阳抽了一根接一根的烟,程璇不喜欢抽烟的男人,他每次也只是背着她抽点,现在他却觉得只有烟能让他冷静。

程璇觉得日子过得特别慢,今天是她跟陆阳分手的第五天,没有一个信息和电话,她的心憋得难受。他们在一个楼里上班,却连面都没有碰到过。就这样结束了吗?那些甜蜜的话编织的未来都是梦吗?

程璇在心里一遍遍地问自己,就像一个刮板在她心里把那些曾经一点点刮去,留下一层层伤疤。她不敢让自己闲下来,不敢想太多,怕自己会窒息,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惧怕黑夜抗拒独处,安静黑暗的夜晚简直要吞噬她的肉体。

程璇意识到已经很久没有早上去买豆浆了,没了那杯豆浆她也没觉得少什么,原来习惯都是可以改变的。早上刚进公司大门就看到每个人的表情很兴奋,氛围格外地热络。

“程璇姐,邱总给我们都带了礼物。”小敏冲她挥了挥手里的盒子,兴奋溢于言表。程璇冲她笑笑走进自己办公室,桌子上躺着一个心形的盒子,红色的绸带绑了一个蝴蝶结。她拿起盒子看了一眼就放到了一边,打开电脑登上邮箱准备工作。

不知为什么,程璇突然很想知道邱聪给她带了什么礼物,眼不由自主地瞟向盒子。女人果真都是虚荣的,在失恋的状态下她竟然还能有心情想礼物。估计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小物件跟大家的没什么区别,程璇这样想着就拿过了盒子。

她拆得很慢,一根根地抽掉丝绸。盒子里面是一个蓝色的首饰盒,她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躺着一对天蓝色心形琉璃耳环。程璇慢慢地拿出来放到手心里,冰凉的感觉就像雨滴在身上。程璇的心里从期待到惊喜再到惊慌,她迅速把耳环放进首饰盒连带礼品盒一起放进抽屉里,感到心里错乱,两颊通红就像是喝了酒。

周例会上程璇意外地没有发言,甚至没有抬起头。幸好领导们都沉浸在邱聪新案子成功的喜悦中,没有过多地关注她,会刚结束她就急匆匆走回了办公室。

“礼物喜欢吗?”邱聪发来微信。

“谢谢。”程璇思索再三还是只发这两个字。大家都收到了礼物,如果退回去显得自己小气还容易引来闲话。说喜欢吧,又怕他觉得自己在给他希望,想来想去还是这两个字最好。

邱聪看着程璇的微信,嘴角轻轻上扬,果然如此,自己还能指望她说什么。

就那样又过了一周。程璇每天还是两点一线,邱聪回来后又恢复了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冷嘲热讽的样子,陆阳还是没有联系她,就像她没有联系他一样。

程璇的心里慢慢生出来一些怨恨,为什么他没有像以前那样来哄自己?是真的不爱自己了吗?自己不也没有联系他吗?是不是自己已经不爱他了?程璇想到这里吓了一跳,她从没想过自己会不爱陆阳,也没有想过离开陆阳的自己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刚准备要下班,邱聪就推门进来,程璇一怔。

“程大总监,好歹请我吃个饭表达下感谢啊。”邱聪跟程璇说话好像从来没考虑过委婉这个词。

“呵呵。改天吧邱总,最近比较忙。”程璇没有看他的眼睛。

“怎么,不敢?”邱聪突然走到程璇面前,直直地看着她,眼里带着意料之中的笑意。

“怎么会?请就请。”程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敢看他,心虚地低下头。

邱聪脸上带着笑走出办公室,程璇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很红,火辣辣的感觉。

邱聪选了一家在江边的鱼馆。两个人点了一份烤鲶鱼,几个小菜。鱼馆窗外的景色很出名,月光灯光洒在水面上,水波粼粼。

“程璇,那天的事是我太不理智了,我跟你道歉。”邱聪定定地看着程璇。

程璇没想到邱聪这么直接,一时竟然语塞了。

其实她一直刻意回避回忆聚餐那晚发生的事。她喝了很多酒,可能是这么多年来喝得最多的一次。邱聪把她抱上车的那一刻她就开始哭,她想起了跟陆阳三年多来的点点滴滴,陆阳第一次说爱她的情景,他们的第一个纪念日,她学做饭把手烫伤的时候,陆阳加班她自己在家的夜晚……

边哭边骂,骂陆阳不挽留,骂他不懂自己,骂他不找自己,骂自己懦弱,骂爱情变了样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骂他们陷入泥潭却不能自救……

从程璇喝酒的那刻起邱聪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他心疼又不能在大家面前表现出明显的关心,只能在心里默默地骂娘,骂她不能喝还逞能。他故意用吹瓶子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时不时地走到程璇面前夺过她手里的酒。

邱聪听着她边哭边骂,心里烦躁得抓狂。自己喜欢了这么久的女人,怎么能受这样的委屈?那个陆阳是什么玩意就让她这样放不下。邱聪问了很多人才知道她家的地址,到楼下的时候程璇已经睡着了。

邱聪把她抱上楼,抱上床,喂她喝水,给她盖好被子。自己就靠在床边看着她睡。她的脸好小,眼睫毛很长,没干的泪珠挂在脸颊上,看得邱聪心里一阵心疼。程璇下半夜被渴醒了,脑子也恢复了一些意识,看到邱聪红着眼瞪着自己吓了一跳。

“不能喝就别喝啊,失恋了借酒消愁啊。”邱聪没好气地嘲讽。

“我失恋了管你什么事?”程璇忍不住反呛他一句。

“靠!是谁把你背到床上的?要不是我你现在还不知道躺在哪条街上。”邱聪也是借着酒劲的缘故,气不打一处来。

“我让你管我了吗?觉得委屈你别管啊。”程璇突然觉得很委屈,一边懊恼自己喝多了在邱聪面前出丑,一边生气邱聪的态度。

邱聪本来心里就窝着火,听程璇这样一说心里的火就差喷出来了。他死死地瞪着程璇,程璇的脸上都是泪。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当时的心情,如果刚才是生气,那么现在是难受。

邱聪一把捧过程璇的脸亲了上去,他能真切地感觉到程璇嘴唇的温度,还有她的抗拒。她就这么不待见自己,当时邱聪脑子里只有程璇骂陆阳时失态的样子,想要索取的急切盖过了一切理性。血流进嘴里他才清醒了些,程璇咬破了他的嘴唇。

“你就这么讨厌我!”邱聪愤恨地说。

“我就是讨厌你!你滚!”程璇带着哭腔喊。

“好,程璇你记住自己的话,我邱聪要是再喜欢你就是一条狗。”邱聪说完就摔门走了。程璇听到关门声终于没忍住哭了起来。

坐在车上邱聪冷静了不少,他反思自己刚才的行为,不该跟程璇那个态度。她刚跟男朋友分手心里肯定很难受,自己不该把心疼转化为愤怒。

应该是从见到程璇的第一刻起,他就喜欢上了这个倔强的姑娘。在后来的相处中,他越来越沉迷于这个努力要强的姑娘,他喜欢开会时候看程璇被挑出问题后皱眉的样子,喜欢她面对自己无理取闹时不屑的神情,喜欢她反驳自己时涨红的脸。

邱聪从来没有像喜欢程璇这样喜欢另一个人。他一直在委婉地表达,可程璇却一直视而不见。那一刻看着她为别的男人哭泣,一向理智的他没能控制住。第二天一早他就飞去了上海,回来后各种工作琐事缠身一直没能好好跟她聊聊。

在上海的时候,他心里一直想着程璇,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来表达对那晚的歉意,他想送她一份礼物,却又怕她不收,只好给办公室每个姑娘都带了一份,这样程璇就不会有心理负担了。

“那天我也有错,不该那么说你。”程璇只看了他一眼就低头喝水。

“你不生气就好。”邱聪的心情突然开朗起来,她不敢看自己,说明她心虚,她心虚什么?她是喜欢自己的。

那顿饭吃得很快,程璇吃得不多,邱聪话也比平日里少。吃完后,邱聪送她回家。到楼下的时候,邱聪突然叫住了程璇:我很想你。这个语气是程璇从没听过的,她不敢回头看他,逃跑似的跑进楼道。

邱聪很满意程璇的反应,看着她房间的灯亮了才发动车子。程璇从窗口看着邱聪的车离去,心跳得很厉害,她觉得既慌张又害怕。

电梯门刚开,陆阳就看到了程璇,这是他们分手后的第一次遇见,也是程璇从家里搬走的第三十天。程璇也看到了陆阳。她想象过很多跟陆阳遇到的场景,唯独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是这样淡然和镇定。

她冲陆阳点点头,就转过身对着电梯口,就像跟一个不太熟的人打招呼那样简单。陆阳瘦了,脸上的胡子长了,头发也好像很久没打理,她还是一眼看到了这些细节,太熟了,这么多年每天每天,她对陆阳的一切太熟了。

陆阳下电梯的时候没有跟程璇打招呼,甚至没有再看她一眼。他觉得自己像一台机器,机械地迈着步子出来,机械地走进了办公室。程璇看上去没什么变化,丝毫没见失恋的阴影,或许她是真的解脱了,又或许邱聪带给了她自己没有办法给予的那些。陆阳点上一根烟才觉得自己镇静下来。

有人说,女人哭了说明真的要放弃了,男人哭了说明真的爱过。

程璇很信这句话,从那晚哭过以后,自己就再也没为了陆阳流泪,也仅仅是很难过,好像那一晚流干了所有的泪。

大学好友的婚礼定在了周末,他们都收到了请柬。陆阳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去,去了就意味着有可能会见到程璇,他不确定程璇一定会去。不去,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见了。程璇看着请柬发呆,内心里她是想去的,纠结于跟陆阳还有没有必要见面。“爱的时候没有保留,分开了也该坦荡。”小米的话让她下定了决心。

婚礼那天去了很多同学,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没有问他俩的事,互相回忆调侃上学时候的事,两个人见面也只是互相笑笑没说话。

在那样的氛围下,陆阳发现面对程璇没有想象的那么难,隔着好几个人看程璇,她笑起来还跟以前一样,只是自己再也不能像看另一半那样来对她,那种心态很奇怪,就像面对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你有很多话想说想问候想倾诉,却又觉得什么都不用说。

程璇当然能感受到陆阳的眼神,她做出浑然不知的样子,她知道自己那是害怕面对。

大家提议婚礼结束后回学校看看,他俩也跟着到了学校。一群人走在曾经走过无数次的林荫道上,有意无意地把他俩落在了后面。

“最近过得好吗?”程璇想起很多这里熟悉的场景,鼻子酸酸的。

“嗯,还行。你呢?”陆阳没有看她,眼里一片模糊。

“挺好的。”程璇想起来以前读书的时候两个人经常在对面的奶茶店分享一杯奶茶。他们回不去了。她在心里告诉自己。

“璇璇。”陆阳停下来叫住程璇。

“嗯?”程璇停下来看着他,眼里红红的。

“对不起。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没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有时候我会怪自己,你是这么好的女孩,我该加倍珍惜。我曾经尝试着改变,让自己归于生活,可我太笨了,到头来还是弄丢了你。

“璇璇,我以为我爱你你就会一直在我身边,我以为你爱我就会回到我身边,可是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我失去了欲望,找不到我们感情未来的方向。璇璇,我好难过,我真的该好好爱你的。对不起。”陆阳流着泪说完这些。

程璇也已经泪流满面,她又何尝不知道陆阳是爱她的,可那也只是爱她而已。她开始说分手只是赌气,后来真分了,她越来越明白,她想摆脱了。这段感情里她觉得特别累,那种累跟邱聪喜欢她无关,跟陆阳不温柔无关,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累,无力感,脆弱感和无奈感。

她没有厌倦那份爱情,没有厌倦陆阳,她厌倦了那样的自己。

“璇璇,我们还能像朋友那样拥抱吗?”陆阳朝程璇张开双手,“你一定要幸福啊。”

程璇紧紧地抱着陆阳,眼泪抑制不住地流,就如同那年飘在陆阳面前的雪花。

邱聪已经很多天没见到程璇了,但是他的心里却一点都不着急。他答应程璇给她时间让她看清自己,自己又何尝不想知道程璇心里真正的想法。

程璇从马来西亚回来整个人都黑了一圈,但精神却很好,一边分发礼物一边笑着回大家的问题。留给邱聪的是一罐空的蜂蜜盒,邱聪差点惊掉下巴,心想这是什么鬼,但是面上还是笑着接过来。赶紧上百度搜了一下跟蜂蜜有关的寓意,上面推荐了一首梁静茹的歌《爱久见人心》。

“既然彼此都那么爱,为什么还要分手?”小米曾经这样问过程璇。

“正是因为太爱彼此了,在他面前你无法变成更好的自己了。不是不爱他,是不能接受他面前的自己了,与其在爱里互相折磨,何不放彼此一条生路?你只有先爱自己才会被别人爱。”程璇说这些的时候脸上特别平静。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 林维雅 | 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