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5年,跟着凤凰男去了趟他的老家,我决定

“恋爱5年,跟着凤凰男去了趟他的老家,我决定

时间:2020-03-30 21:5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本篇文章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 #百家故事# 中,本主题将聚集全平台的优质故事内容,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昨天,我又重温了电视剧《婆婆来了》。我在为女主角何琳感到不值的同时,也在思考她的婚姻为什么会过得那么不顺心。

何琳是一个孔雀女,父亲是教授,母亲则是医生,家境十分优渥,是父母和小姨的掌上明珠。

何琳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是家里的宝贝,从小不愁吃穿,父母对她的要求没有不答应的,她也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没有受过什么挫折。

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长大的何琳,拥有着自己的恋爱观。她不在乎对方的家境,也不在乎对方是否有钱,只在乎对方是否真的爱她。换而言之,她对婚姻的看法是要嫁给爱情。为了嫁给爱情,她可以忽视物质条件。

因此,当她爱上来自农村的凤凰男王传志之后,虽然他们的婚事遭到了父母坚决的反对,但是何琳依然坚持嫁给了王传志。

何琳嫁给王传志,是出于真爱,那么王传志选择娶何琳为妻,又是出于何目的呢?何琳的小姨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女人,她的话戳穿了王传志的真实想法。

“何琳跟你结婚,是因为爱情,想要跟你共建美好家园。但是你跟何琳结婚,目的是不纯的,有利益了你们就是夫妻,没有利益了,立马就把她弃之一旁,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很明显,王传志娶何琳,看上的是她的家庭实力,希望通过跟何琳结婚帮助一家人脱贫。对他而言,何琳能给他带来利益,就是他的老婆。何琳拒绝为他家无条件地付出,何琳就是个没有用处的人。

孔雀女嫁给凤凰男,这样的结合有很多,但是大部分的结局都不是太美满。

葛云就是一个孔雀女,在谈了五年的恋爱之后,她终于醒悟了:“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难以圆满”。

01

葛云的父亲是大学教授,深受学生们的尊敬。她的母亲是公务员,工作积极负责,口碑一直很不错。

葛云的父母文化水平相当,结婚的时候收入也差不多。他们是在双方父母的介绍下认识的,虽然婚前没有谈过多长时间的恋爱,但是婚后的感情一直很和睦。

葛云有一个哥哥,比她大三岁。葛云有八个堂兄,四个表哥,她是两个家族里唯一的女孩子。

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是哥哥视若至宝的小公主,也是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的心肝宝贝。

从小到大,葛云都是在家人的溺爱下长大的。她的妈妈有时候会对女儿严厉点,批评教育女儿,可是,批评的话往往还没说上两句,葛云的哥哥就拉着爷爷奶奶去帮妹妹解围了。

葛云喜欢看童话故事,她尤其羡慕童话里的爱情。她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嫁给爱情,嫁给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02

葛云上大学的时候,老是坐在她旁边听课的男生引起了她的注意。在学校里,别的同学上课时都在低头看手机,这个男生则把手机关机,认认真真地听老师的讲解,并且详细地做着笔记。

大一上学期期末考试来临,葛云因为上课不专心,没有做笔记,无法进行复习,面临着挂科的风险。

葛云十分着急,这个时候,有个同学申请加她好友。她同意之后,发现就是那个认真做笔记的男生,他叫刘斌。

刘斌把自己的笔记打印了出来,还贴心地给考点做了重点标记,赠送给了葛云。

葛云看到刘斌漂亮的字,以及他贴心的表现,心里十分感动。在她的心里,一颗名叫爱情的种子开始发芽。

葛云知道,刘斌单单给自己送笔记,是在暗示他对自己的心意。于是,葛云给予了回应,也暗示刘斌自己的心意,让他主动表白。

很快,刘斌公开在学校的表白墙向葛云表白,成为了葛云的男友。

葛云跟刘斌成为情侣之后,就开始了他们的恋爱生活。刘斌平时很忙,除了上课,就是到处寻找兼职。

通过跟刘斌的聊天,葛云知道了他的家境。刘斌出生于贫困的家庭,他的学费是通过申请助学贷款得到的,自己的生活费则是靠着兼职攒的。

葛云从来没有经历过缺钱的生活,她上大学的时候,父母一个月给她两千块钱生活费,爷爷奶奶也给了一千块钱,加上哥哥隔三差五发红包。

葛云想要帮帮刘斌,被刘斌拒绝了:“我要是花女朋友的钱,不成了吃软饭的了?太影响我的形象了。”

03

大学毕业了之后,他们的感情依然很好。刘斌进了一家大公司工作,葛云也有了自己的事业。

有一次,葛云的闺蜜去她家里做客,跟她父母聊天,意外曝光了葛云的恋情。

葛云的父母知道女儿谈恋爱了,很是高兴,但得知刘斌的家境之后,脸色立即就变了。

葛云的妈妈坚决反对:“不行!你们的家境差距太大了,不适合在一起。”

葛云不明白:“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不适合在一起?”

葛云的妈妈解释道: “你们一个生活在优渥的环境里,一个生活在贫困的环境里,生活条件不一样,生活方式也不一样,对金钱的使用观念也不一样,包括个人习惯也会有很大的差别。而且,他是个凤凰男,凤凰男的贫穷亲戚比较多,而且极重感情。如果你嫁给了他,那就是结了个扶贫式的婚姻,拿着自己和娘家的钱去带他家的穷亲戚。你的婚后生活一定会十分痛苦,你们难以过得幸福。”

葛云不赞同母亲把刘斌当成凤凰男,她认为凤凰男是个贬义词。

葛云的大舅妈知道了之后,出了个主意,让她跟着刘斌,去刘斌老家看看,再决定是否继续这段感情。

葛云答应了,去找刘斌。刘斌得知她父母没有直接阻止他们的感情,十分高兴,带着葛云回到了老家。

刘斌的公司放假放得晚,刘斌没有想到葛云也要回去,因此只买一张火车票,他们只好坐大巴回去。

葛云跟着刘斌,坐上了大巴,先到省会城市,再到他们县城。之后,葛云转了三次公交车,终于坐上了农村的客运班线。

长途旅行带来的疲惫冲散了葛云的热情,她也变得无精打采起来。

他们到刘斌家里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葛云跟着刘斌走了很长时间的山路,终于到了刘斌的家。

看着眼前用砖瓦盖的楼房,看着家门口的玉米,葛云心里很不是滋味。

刘斌的父母站在门口,很热情地欢迎他们。

刘斌的父母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三菜一汤。刘斌笑着跟葛云说: “都是托了你的福,我好久没吃到这么丰盛的晚餐了。我妈做这么多的菜,都是在过年的时候。”

对葛云而言,她在餐馆吃饭的时候,至少会点两个菜,配一个汤。

刘斌家附近没有旅馆,刘斌的妈妈给她收拾了一间屋子,让她独自居住。

独自睡在床上的葛云,头一次感到了孤独和寂寞,还一些迷茫。

04

第二天,刘斌的亲戚来了,他们知道刘斌带回了女朋友,还是个孔雀女,都来看个热闹。

刘斌的大姨拉着葛云的手,仔细打量,跟刘斌的妈妈说: “妹妹啊!你的福气真好,居然得了个这么有钱的媳妇。你看看这姑娘,身上背的包怕是要好几千吧!我都没见过这么名贵的包包。”

刘斌的三舅也笑眯眯的:“我们家刘斌有福气,我们亲戚也跟着沾光。听说姑娘的父亲是大学教授,正好,我儿子要考大学了,给个面子,帮我儿子弄个名额。”

葛云听到这个要求,感到不可思议,正要开口,刘斌抢先回答了一句:“舅舅,葛云的爸爸是大学教授,说白了就是个老师。学校是属于国家的,不是属于个人的,怎么走得了后门?”

刘斌的三舅不依不饶:“你蠢啊!他们这些城市人门路多的是,自然有办法。你上学的时候,三舅没少给你出力,怎么?你攀上了城市的富家女,就不想要我们这些穷亲戚了?”

刘斌正要解释,另一个亲戚也插话道:“是啊!小斌啊!做人可不能没有良心啊!你娶了个这么有钱的老婆,帮我们点忙是应该的。我儿子结婚需要买婚房,你可不能不出钱。”

听到他们的话,葛云的脸色都变得苍白了,她终于明白了父母反对的原因。

葛云找了个借口,逃离了亲戚的身边。看着惊慌失措的葛云,刘斌自然明白她的想法,跟她说道: “小云,我在追你的时候,纯粹是被你的笑容吸引住了。如果我知道了你的家境,绝对不会有高攀的想法。你看到了,我是出自于农村的凤凰男,我无法逃脱我的原生家庭,无法摆脱我身边的这些亲戚。只要我稍微反抗,就会被冠上白眼狼的帽子。在带你回家之前,我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你无法接受我的原生家庭,那我们就好聚好散吧!夫妻做不成,我也希望我们可以做朋友,而不是成为仇敌。”

葛云决定先回家,再做打算。刘斌尊重她的意见,将她送回了家。

葛云仔细想了一夜,最后给刘斌发来了短信:“你是我的初恋,我会记得你的。我们以后不再是恋人了,只是普通朋友,祝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

良久,葛云的手机响了,刘斌回复道:“好的,希望你也可以觅得良人。”